危险的上班族妇女

2018-05-31

危险的上班族妇女
「老公!你说我明天穿这套衣服上班好不好?」对着镜子,我拿着一件蓝色套装在身上比一比,希望能得到老公的意见。

「小文!你已经拿了第十套了!可以了!」华华躺在床上看报纸,很不耐烦的回答。

「人家十年来第一次上班!总是要慎重一点嘛!」对老公的不耐烦觉得有点委屈,我有点抱怨的说。

「不管你了!我要睡觉了!」老公把报纸扔在床头边,灯也不关,倒头就睡。

我还是觉得这套衣服不合适,穿上去好像有点老气,打开衣橱东挑西挑还是挑不到满意的,当了十几年家庭主妇,想要找一套合适上班的衣服还真不容易,心中暗自决定这几天要去百货公司好好挑几件。

好不容易挑到一件白色套装,拿出来看一看,款式还满新潮的,这套衣服买了只穿一次就没有再穿了,因为质地太薄了,穿在身上有点透明,一向保守的个性本来绝对不会买这样的衣服,当初还是好友茵茵强力推 才勉强买下来,想到唯一一次穿这套衣服时,只走到路口便利商店买些用品回来就已经面红耳赤了,自己想想也觉得好笑。

再仔细检查一下这件白色套装,结婚以来自己身材并没有改变太多,应该还可以穿吧!生过小孩的腰围很快便瘦下来,这点茵茵就很羡慕自己,她这次怀孕便一直缠着自己问说有什么秘诀可以恢复这么快,心想还是穿穿看好了。

当初买这套衣服时虽然有点後悔,不过现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真有点庆幸买对了,荷叶 衬衫搭上白色短裙,再套件短外套,虽然还是很透明而且裙子也短了些,不过自从生过小孩後已没有像以前那样害羞了,好!下定决心,明天就穿这套衣服上班!

换上睡衣後想先去帮安安盖好被子,进到安安的房间,看着安安熟睡的脸孔,忍不住亲了他脸颊一下,心想又把被子踢的乱七八糟的,已经十岁了,睡像还是这么差,正在帮安安盖好被子时,一眼看到安安的裤子鼓鼓的,这孩子也长大了,难怪现在都不肯让自己帮他洗澡,不过现在的小孩发育还真快,最近每次洗安安内裤时,都发现有黄黄的印渍,这孩子已经进入青春期了,心想以後和安安可得改变沟通的方式,就像这次自己要去上班,反对最力的居然是安安,大概就像老公说的,自己太宠安安,让他太依赖自己了,这样子可不行,现在开始得训练安安独立了。

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,大概是紧张吧!这次要不是茵茵要生小孩请产假,千求万请的要自己代班,虽然一开始有点担心,不过茵茵说他们公司才五个人,实在没办法另请人手,工作虽然多不过自己应该应付的来,要是不帮忙那茵茵就只好辞职了,自己只有勉为其然的答应,不过事後还是满高兴的,毕竟一成不变的家庭主妇生活过久了也觉得有点闷,没有这个机会,自己还真踏不出这第一步,想来还有点感谢茵茵,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便睡着了。

忙了一天回到家 还真累坏了,还得煮好饭伺候家 两位大爷吃饭,忙完後赶快冲进浴室洗个热水澡,泡在浴缸里,一天的疲劳好像都从皮肤 散发出来,用热毛巾盖住眼睛,心想这种上班生活还真充实,茵茵待的这家公司还不错,老板是个50几岁的好好先生,当他的秘书还算满容易的,另外两个业务经理还要兼出货,也很好相处,倒是会计竟然也是男的,做事好像一板一眼的,整间公司只有自己一个女的,不过工作气氛还满融洽的,大家好像一家人一样,开始有点喜欢这家公司了。

「妈!你还要多久?我要上厕所。」安安敲着浴室的门,很急的说。

「喔!等一下!」听到儿子在催促,赶快从浴缸里爬起来,心想等自己擦乾身体再穿好衣服,一定太久了,安安憋不住怎么办?想到这里,赶快拿着浴巾围住身体。

「哪!赶快进来上!」打开门让安安进来,看到安安愣了一下,不好意思的进来,自己走到浴缸旁坐下,看到安安脸红喷喷的,这才意识到这条浴巾比较小,围着自己丰满的胸部後便只能遮住臀部,这孩子该不会看到自己这样而脸红吧。

「安安!你功课做好了没有?」虽然这样问,其实是想改变话题,转移安安的注意力。

「做……做好了!」安安稚嫩的声音害羞的回答。

「好!那待会儿赶快去睡觉!」看着安安一点都不敢回头,自己都觉得好笑,这孩子连自己妈妈都会害羞。

「好!」安安上好厕所正准备穿上裤子。

「裤子怎么了?」看到安安好像有点困难的穿裤子,自己关心的问。

「没……没事。」安安急急忙忙的穿好便出去了,可是刚刚看到安安裤子涨的高高的样子,难怪刚刚好像很难穿的样子,想到这里,心中不觉得一呆,这孩子居然已经发育到可以坚挺,真的长大了,可是他才十岁,一下子之间很难接受这个事实,坐了一下,便继续洗澡。

一边擦乾身体一边想着,青春期的男孩应该对女人的身体会感到兴趣吧!难怪安安最近看自己的的神情有点奇怪,这个时期的男孩对女孩子的好奇,表现在迷恋妈妈的身体吧!可得和老公商量一下,要老公找个机会给安安正确的性教育才行。

回到房间看到老公已经呼呼大睡了!现在自己也上班,总算能体会老公上班的辛苦,躺在老公身边,突然很想和老公做爱,最近一周才和老公做爱一次,是不是自己已经对老公丧失吸引力了,以往一向是由老公主动,但是最近发现自己的 要愈来愈强烈,但是还是不好意思太主动,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黄脸婆了,唉!不想那么多,睡觉了。

上班已经半个月,和公司同事已经混很熟了,老板也非常称赞自己工作上很进入情况,觉得非常有成就感,现在对於公司的业务已十分熟悉,不过公司常常只剩自己和会计吴先生,吴先生又挺闷的很少讲话,倒是满期待两位业务经理回来的时候,小林和小陈两人就比较风趣,常常逗得自己笑破肚皮。

老板人是很好,也很会说话,不过就是喜欢说黄色笑话。刚开始,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只有自己一个女的还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久了也习惯了,不过大家都还满有绅士风度,点到为止,老板是个能共享福的老板,公司赚钱大家的奖金就多,还有聚餐,年度还有旅游,不过到那个时候自己应该已经不做了。

下班一向都是由老公来载自己回家,安安的学校就在家旁边,从开始上班之後安安都是自己先到家,刚开始安安很不习惯自己带钥匙开门回家,不过一两天之後就没有听到他抱怨,今天老公打电话来说要晚点回家,刚好下午公司事情都忙完了,老板便提早放牛吃草,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提早回家,好久没有下午回家,心里非常高兴,回家路上还买了蛋糕,安安最爱吃的巧克力口味,心想安安今天一定会很高兴看到自己早回家。

好不容易回到家,打开门看到安安的鞋子,想说偷偷进去吓他一跳,走到安安房间发现没有人在,正感到奇怪时,听到自己房里有声音,偷偷走过去,没想到看到的情形差点让自己昏倒,安安一手拿着自己的内裤,另一手正在自己玩弄着刚刚成熟的阴茎,正好看到一股白色液体从安安涨红的龟头顶端喷出,直喷的整件内裤都是,接下来就看到安安手忙脚乱的擦拭,就在这时候,安安抬头看到自己……「妈……」安安看到我吓得满脸通红,张大嘴说不出话。

「安安!」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骂他,会伤害到他弱小的心灵,看到安安穿一半的裤子,我便走过去,从化妆台上拿几张面纸,蹲下去帮安安擦拭。

「你不要害怕!这是正常的生理行为,妈妈不会骂你。」我一边帮安安擦拭他的阴茎,一边注意到安安的阴茎其实还满大的,稀疏的阴毛散落在四周。

「妈!对不起!」安安坐在床边眼眶红红嚅嚅的说。

「不要紧!安安你长大了!男生长大都会这样,不过不可以常常这样做,也不可以拿妈妈的内裤来玩,知道吗?」帮安安擦拭乾净後便帮安安穿上裤子,心想正好给安安一些正确的观念,便坐在安安旁边教他一些性知识,谈完後发现安安虽然还是很好奇,不过已经正常多了便叫他去吃蛋糕。

拿起沾满安安精液的内裤,是黑色蕾丝的那件,看样子安安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做,把内裤丢到衣篮里,今天晚上一定要老公好好跟安安聊一聊才行。

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公司聚餐,昨天已经和老公说好,要他带安安去吃饭顺便和安安谈一谈昨天下午的事,心想今天就让他们父子俩好好相处,自己也好好放松一下,因为今天要聚餐所以特别穿轻松一点,红色短上衣加上红色短摺裙,配上红色丝袜和红色高跟鞋,好久没有过这样的聚餐,心情特别格外高兴。

下班後大家直接到KTV,一边吃饭一边唱歌,老板还带两瓶XO,好久没有唱歌了,我一向很自豪自己的歌声,加上只有我一个女孩子,麦克风便一直留在我手上,在大家鼓噪下也喝了几杯酒,还好我的酒量不错,不过几个男同事已经喝成一团了。

大家的酒量都不错,两瓶XO很快就喝光了,这时老板要小林再去买一瓶,然後刚好一首男女合唱,老板便要我和他一起唱,老板边唱边搭住我的肩,我想大家尽兴,也没有阻止他,没想到老板越唱越高兴,手居然移到我的腰上,不过老板的歌声也不错,因为唱的好听,同事们都在鼓掌起 ,我也只好当作不知道。

小林回来後大家又乾了一杯,这时小陈和小林两人在一旁窃窃私语,隔了一会儿又和老板跟吴先生咬耳朵,我心想两人一定是在想鬼主意要整人,果然没错,隔一下子小林便坐到我旁边。

「小文!我们商量一件事好吗?」小林一副奸诈的样子,我想一定没好事。

「什么事?」我没好气的回答。

「是这样子的,刚刚我们打赌一件事, 要你来作裁判。」小林神秘兮兮的说。

「赌什么?」我有点好奇了。

「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喔!」小林好像在吊胃口似的问。

「赌什么?我为什么会生气?」这下子我可是真的很好奇了。

「是这样!因为你今天全身都穿全红的,所以我们打赌,你内衣是不是也穿红色。」小林偷笑着说。

「什么!你们怎么可以赌这个?我才不要!」平常和他们开玩笑习惯了,我倒没有生气,只是觉得好笑。

「我们每个人都拿一万元出来了,你一定要帮忙!」小林还不死心。

「我又没好处!才不要!」我想他们是再开玩笑,便假装戏弄他一下。

「大家都赌了耶!要不然,这样子好了!赢了分你一半!」小陈坐过来一起鼓吹。

「好啊!一半!你说的喔!钱拿出来!」我想他们一定是开玩笑的,便要他们拿钱出来。

「钱在这里!」吴先生居然马上拿出一叠钞票放在桌上。

「啊!吴先生我一直以为你是好人,怎么可以这样?」我倒是有点惊讶平常道貌岸然的吴先生喝了酒,居然变的这么大方。

「对啊!连吴先生都赌了!你可没有理由拒绝了!」老板也过来凑一脚。

「好啊!你们怎么赌?」我想反正说说内衣颜色而已,也没什么。

「老板赌黑色!我赌红色,吴先生赌白色,小陈则赌紫色!」小林跟我解释内容。

「你为什么赌我穿紫色?」我很好奇的问小陈,因为很少人会猜紫色的。

「没有啦!用猜的。」小陈抓抓头说。

「我才不相信!你不说就拉倒!」我想小陈一定不会无缘无故的猜紫色。

「你真的要知道?」小陈怀疑的问。

「对啊!我们都想知道!」大家居然异口同声的回答,然後笑成一团。

「是这样啦!有次你穿短裙,我的笔又正好掉到地上,不小心就看到紫色,所以我就赌你穿紫色内衣。」小陈不好意思的说。

「啊!怎么这样……」听到小陈这么说,我羞的连耳根子都红了,连忙用手遮住脸,真是太丢脸了,众人一片起 ,每个人都说以後要常常掉笔。

「ㄟ!那到底是什么颜色?你还没说啊!」小林不放过我继续追问。

「红色的啦!」觉得脸还热热的,我没好气的回他。

「那我赢了!钱拿来!」小林一副得逞的样子就要拿钱。

「等一下!,这样不行,不能证明小文就是穿红色的!」吴先生说话了,小陈跟老板也附议。

「那该怎么办?」小林不平的反击。

「我们要看到才算数!」老板开条件了。

「我才不要!」我连忙回答。

「那这样就算我赢了!」老板高兴的说。

「为什么?」我怀疑的问。

「刚刚讲好如果无法证实,钱就算我的啦!」老板洋洋得意的说。

「小文!你一定要帮帮我们!不然亏大了!」小陈和小林都过来求我,弄得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,最後吴先生也开口了,我也只好勉强同意。

「不过输的人得连带喝一杯酒才行。」我开个附带条件,众人自然说好。

「这样可以了吧?」在众人的注目下,我把红色短上衣的 子稍微往肩膀拉下,露出红色胸罩带子。

「不行!不行!只有带子不能证明,要整件都红色的才行!」老板又说话了。

「那我不玩了!」我想怎么可以这样,不玩了!但是几人苦苦哀求下我又有点软化了。

「好吧!只解开扣子喔!」我今天穿的短上衣只有四颗扣子,我想只要解开两个扣子就可以证明了,我发现我开扣子时四人的眼光好像快冒出火来,虽然有点害羞,不过这感觉倒唤起我原以为自己已经失去的吸引力,感觉非常刺激。

「小文你就行行好!至少扣子全解开嘛!」小陈哀求的说。

「我才不要!就我一个人脱,我又不是酒店公关!」我嘟着嘴拒绝。

「那这样我反串牛郎!我来坐 !」小林自告奋勇的说。

「少来!你哪够条件!」平常和小林打闹惯了,倒觉得没什么。

「不然这样!赌错的人也得脱下衣服,这样好不好?!」小林一声提议,在我还来不及抗议前,老板和小陈已经把身上衣服脱下来只剩内裤,令我惊讶的是吴先生居然动作最快,而且还穿一件CK性感内裤,内裤前一包高高的鼓起。

「我又没答应!是你们自己要脱的!」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男人只穿着内裤,又是在KTV,心里开始觉得有点害噪。

「这样不公平喔!」众人 声指责,在压力下,加上这种感觉非常刺激,我推托了好久,最後没办法只好答应。

当我把红色短上衣扣子完全解开,露出全红大蕾丝的胸罩时,我发现四人的神情有点不一样,老板还吞了口口水,我想不能再玩下去,便把衣服两边拉紧。

「不行,这样子还是不知道内裤穿什么颜色!」吴先生又说话了,众人这次倒没有起 ,只是神情还是有点怪异。

「好了!你们不要太过分,这样就好了,可以分钱了!」我想赶快转移话题,同时开始扣上扣子。

「不行!我们一定要确定才可以。」可恶的小林又来了,这时我发现老板的内裤高高鼓起,气氛显然不对了,再玩下去就过火了。

「我去上厕所。」站起身来想先离开改变一下气氛,虽然厕所在包厢内,不过应该好多了。

进入厕所後,照一下镜子发现自己满脸通红,心想等会儿要叫壶茶来喝,这时厕所的门突然被打开,我吓一跳,看到吴先生进来後便把门反锁上。

「小文!他们派我当代表来证明,拜托一下。」吴先生一进来便急着解释。

「你们太过分了!」我有点生气,看到吴先生只穿件内裤站在面前,我有点不自在,吴先生人长的斯文,但是胸前密密麻麻一片卷曲的胸毛,看起来反而带点野性。

「小文!别生气,因为我比较老实,被他们强迫进来的。」吴先生解释着。

「好吧!不然这样好了,待会儿出去你就说你看过就好了!」看吴先生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,我反而有点同情他。

「不!不行!不能说谎!」吴先生很害怕的说。

「唉!你这人怎么这么老实!」我也无计可施。

「不然这样,我看一眼就好!」说他人老实,有时候又气死人,我心想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,心想只让他看一眼就好。

「好吧!不过这样我会不好意思,你转过身去!」我要吴先生转过去,然後我也转过身去,从裙子里将红色丝袜脱到大腿。

「好!我叫你转身你才可以转身,只能看一眼喔!」我想看一眼没关系,反正都不小心给小陈看过了。

「好!可以了!」我把裙子掀起来,心想掀一下下就好。

「小文!你好漂亮!可以让我看看前面吗?」吴先生哀求的语气好像安安做坏事被我撞见的语调,我有点心软,就慢慢的转过来。

我转过身来,吴先生半跪在我面前,两眼直盯着我的红色内裤,这才想起今天穿的这件是中间蕾丝缕空的内裤,不由的满脸通红,这时吴先生很守信用,转身便要开门出去,我正好把裙子放下,还来不及穿上丝袜门就已经开了,三人跌了进来,原来他们都贴在门上偷听,四人都挤进来,吴先生的背压在我身上而小林挤到我旁边,小小的厕所几的透不过气来。

「小文!你这样太不公平了!只给吴先生看!」小林勉强的用手垫在我背後,以免我的头撞到墙,不过这样好像变成他搂住我。

「不行不行!每个人都要看!」老板和小陈也嚷嚷着,这时我真後悔不该让吴先生看,这样反而无法拒绝其他人,而且万一被解读成对吴先生有意思,那不更糟糕。

「好啦!你们先出去再说!」我只好先敷衍他们。

「好棒啊!小文答应了!」这时挤在外面的人纷纷退开,而小林则搂着我的腰想将我架出厕所,我本能的抵抗,这时我前面的吴先生突然将我的脚抬起来,我便被他们两人抬出来,看着吴先生的举动,我有种上当的感觉。

两人把我放在沙坑上,我的头枕在小林的大腿上,这时我才发现小林也脱下衣服只剩内裤,我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在小林的鼠 部位,而这时老板和小陈把桌子搬开,半蹲在我身旁,而吴先生则抓住我的脚。

「你们别这样!我会害羞的。」这样躺着让四个大男人看着,真的羞死人了。

「看看就好!这个重责大任就交给我了!」老板慢慢的将我的裙子解开,我吓一跳,他居然不是将裙子掀起来而是脱下来,在我还来不及抗议前就看到我的裙子被老板拿在手上,真後悔今天穿的裙子是从旁边扣扣子的。

「啊!羞死人了!」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「有什么关系!我们穿的还比你少耶!」小林看我娇羞的样子在戏弄我。

「内衣也要一套才算赢喔!」老板在一旁加油添醋,而且已经在解开我的短上衣。

「不要这样!」我有点急了,两腿开始踢动,但是被吴先生抓住,小林更进一步将我往上抱,我变成半躺在小林身上,而手被小林压着也无法动弹。

「真漂亮!比穿紫色漂亮。」小陈这时走到另一边,头趴在我的大腿上仔细的观赏我穿在身上的内裤,连老公也从来不曾这样看过我的私处,我感到全身有点发抖。

「果然是一套!小文你有多大啊?」我的上衣很快便被解开,老板色咪咪的看着我的胸部。

「你们已经看过了,应该把我放开了!」我抗议的申诉。

「你告诉我们你的胸部有多大,我们就放开你!」老板条件式的交换,为了要赶快解脱,只好乖乖的告诉他们。

「32A.」我娇羞的说。

这时一阵麻痒从下身传来,天啊!小陈居然隔着内裤在舔我的私处,一阵阵快感从下身传来,小陈将我的整个私处含在嘴里,隔着蕾丝的摩擦着阴蒂阜,从阴阜传来的刺激更强了。

「啊……」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,我「啊……」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,我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,因为这样他们会以为我默许了。

老板等不及解开我的胸罩,从一旁拉下,我的左乳从胸罩中弹出,老板一口便含住我的乳头,又吸又咬,我觉得自己乳头已经硬起来,而老板另一手则握住我的右乳,很有技巧的搓揉,不像老公都是大力的抓着,温柔的触感使我全身都发热起来。

「不行……呜……」正想挣扎抗议时小林一口便吻下来,倒着头强吻我,和老公也从来没有过这样颠倒着接吻,小林的舌头强伸进我的嘴巴,我咬紧牙齿不让小林得逞,但小林丝毫不放松,强行突破关卡,我的舌头和小林的舌头一接触便交缠在一起,这时我知道事情很难挽回了。

吴先生脱下我的高跟鞋,然後把我褪了一半的丝袜脱下,用牙齿轻咬我的每一个脚指,麻的感觉由脚底传到全身,我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。

小陈慢慢的将我的内裤褪下,吴先生则接着把内裤从我脚上脱掉,这时我已经是全裸了,从小陈的嘴唇接触到我的阴唇的那一刻起,我就决定好好的享受今晚。

虽然脑海中浮现老公和安安的影子,但是安安自慰的那一幕一浮现眼前,全身就不由自主的滚烫起来,想不到十几年来第一次接触到老公以外的男性,居然是自己的同事,而且一次还是四个!和四个男人同时做爱的念头一起,我已经无法控制我自己了。

老板已经将我的胸罩解开,在小林和老板两人四支手帮助下,半穿在身上的上衣也完全离开我的身体,这时,四人将我翻过来,我像狗一样,四肢跪在沙坑上,而小陈则钻到我下面面向着我,小林半跪着,内裤正好对着我的脸。

我看着他的手将他的阴茎掏出来,好大一支阴茎,比老公还大一点,小林将阴茎塞往我的嘴巴,结婚这么多年,我也从来没有帮老公做过这种事,但是出乎意料的我居然自动的吸吮起来,硷硷的味道刺激的我全身更热了。

接着我感觉到一支热呼呼的阴茎抵住我的阴唇,还有一支手轻揉着我的阴部周围,我知道自己已经 滥了,粗大的阴茎轻轻的进入我的体内,我本能的收缩阴道来欢迎它,感觉起来比老公还大得多了,小陈慢慢的在我体内抽送起来,跪着被干的快感直达子宫深处,我想呻吟,但是嘴里含着小林的阴茎,无法发出声音,快感不断的累积而无从宣泄,只觉得全身都快爆炸了。

吴先生用手指按摩着我的屁眼,这是连老公都没有摸过的地方,想不到居然有这么舒服,这时我感到有股湿润的液体沾满屁眼,接着一颗较小的热弹压住我的屁眼,天啦!吴先生居然要干我的屁眼。

肛交这个名词自己从来不敢去想像,细长的阴茎好像要撕裂我的屁眼,直深入我的直肠,屁眼被撕开的痛楚和阴唇被摩擦的快感相互交织着,好像同时有无数支手在抚摸我的身体,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在我体内爆发。

老板抓起我的手握住他的阴茎,我用力的握住这支有点软的阴茎,这时体内累积的快感好像找到发泄的出口,我用劲的上下搓揉老板的阴茎,老板一边还蹂躏我的乳房,我越用力搓老板的阴茎,老板越用力揉弄我的胸部,而小陈一方面插着我的阴阜,一方面还吸允着我另一个乳房,全身上下无数的刺激让我快要疯狂。

吴先生和小陈的阴茎在我体内相互摩擦着,屁眼传来的疼痛早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松弛和紧绷交织的快感,好像快要拉肚子的感觉,和小陈巨大的阴茎呼应着,我已经快要崩溃了。

我感觉到一阵热流冲激着喉咙,小林从我嘴中拉出他的阴茎,剩下的精液一股股的喷到我脸上,我贪婪的用舌头舔着馀勇犹在的龟头,舔的龟头慢慢的变小,而同时老板也将他的精液喷在我的乳房和背上,喷到乳房上的精液顺着乳房由我的乳头滴下,滴在小陈喘气的脸上。

我感觉小陈全身一阵抖擞,然後我的阴道急速的收缩,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一股热滚滚的火烫滋润着我的子宫,只觉得阴道所夹着的膨胀慢慢的缩小,但仍然有饱饱的充满感,而吴先生几乎是和小陈一同射出,一股热黏的感觉滋润着屁眼周围,只觉得体内的粪便好像跟着吴先生的阴茎抽出跟着泄流出来,我全身软瘫在沙坑上。

好一会儿之後,我感觉他们四人慢慢的起身,温柔的用纸巾帮我擦拭全身,我挣扎着爬起来,极度快感所带来的馀韵仍然留存在身上,四人温柔的善後抚摸反而让我得到最大的满足,好久之後才能爬起来整理衣服。

回到家已经快12:00了!看着在床上熟睡的老公,赶快跑进浴室洗去全身的骚味,心中想着:还好,只要再帮茵茵代一个礼拜的班就好,这种事可不能再发生。

「小文!电话!你老公!」茵茵正在整理文件,将电话转给小文。

「老公!今天要聚餐,会晚点回家,要去纱帽山吃火锅!」小文对着电话跟老公请假。

「我会很晚回家,不要等我了!茵茵会陪我!拜拜!」小文挂下电话和茵茵做个鬼脸。

「能和你同事真好,我就知道老板一定会留你继续做的!」茵茵高兴的和小文说。

「对啊!一出来上班就很难再回去作家庭主妇了!」小文和茵茵聊天。

「今晚上山洗温泉啊!等会我们就提早出发。」老板走过来两手分别拍了茵茵和小文的屁股一下。

「那我们快出发吧!」小文觉得两腿间已经有股软的感觉。

「还是上班好!」小文心想。

猜你喜欢